新闻是有分量的

我不远千里执行,你手捧锦旗相送

2017-12-28 16:15栏目:淮安

我不远千里执行,你手捧锦旗相送

  新华社12月28日淮安讯(王淑臣)12月27日临近中午时分,在清江浦区法院大楼下,响起了噼里啪啦的鞭炮声。来自上海的郑先生专程到淮安执行干警颜刚送上一面锦旗

  “一心为民好法官,尽心尽责好警官。”锦旗上的文字,在阳光的照耀下格外夺目。“一个多月前就说要来当面致谢,前段时间自己被其他事情耽误,这份感谢来迟了,请颜警官一定要收下。”郑先生握着颜刚的手,面露深深感激之情。与他一同前来的律师说,他的身体有些不适,这才刚刚好了些,就想着要到淮安来。

  是什么样的执行案件,让郑先生非要走这一趟?

  据了解,郑先生虽然已定居在上海,但老家在河南。2009年初,他与被执行人某建设公司签订了一份“防水工程施工协议”,约定由郑先生负责该建设公司承建的某新建小区内防水工程,采取包工、包料、安全生产及安全设施等包干方式进行施工。到2014年下半年,防水工程的施工和维修全部结束,小区已竣工验收,并交付使用,但建设公司却还欠下郑先生80万元的工程款未支付,就玩起了失踪。

  郑先生无奈只好先把工人工资的部分全部先垫付到位,“工程队的人,都是我从河南老家带到这边来的,大家乡里乡亲,人家欠了我的钱,但是我不能对不起家乡人,欠他们的血汗钱。”此后,郑先生又多次想办法追款,都未能成功,连人都没找到。

  2016年,郑先生诉至法院并胜诉。今年二月底,清江浦区法院受理了郑先生的执行申请,颜刚是案件的承办人。

  对这起案件的执行过程,颜刚印象很深。“企业是浙江的,账户很多,债务也很多,在法院不只这一起执行案件,经常出现一笔钱解冻后,立刻又被其他家法院冻结的情况。记得当时我们查到对方在浙江一个账户,到那却发现已经被银行冻结了几个亿。可以说,每次一查控,获取到的信息都很多很杂乱,需要一页一页地过细。虽然花了很多时间和精力,但是功夫不负有心人,这笔执行款我们在十个月左右的时间分两次执结到位。”

  执行之路并不顺利。颜刚说:“在上海,我们执行到20万元。今年中秋节放假前,我再次查控时发现对方在广东阳江的一个账户上有200多万元,立刻向领导汇报后冻结。第二天,系统反馈冻结成功,我们立即赶到当地银行去确认。从广州到阳江还有几小时的车程,我和另外一名同事片刻不耽误。然而银行并不愿意协助我们的工作,称这是农民工工资保障金,不能执行,后又摆出多种理由不肯将钱划拨,交涉到当天晚上六点仍没办好。第二天我们又继续过去,再三解释法律规定,要求银行配合。期间还发生了小插曲,另一家法院也冻结了账户,我们又费尽周折和这家法院取得联系,银行最终被我们说服,将钱打到我院账户,当我与同事通电话确定钱到账了,这才松了一口气。”

  郑先生一再表达感谢之情:“此前我自己也想了很多办法追讨这笔欠款,耗费了大量精力却没有要到,已经不抱多大希望。真是万万没想到,法院的查控就像一张看不见的天网,我们感受到法治社会带来的踏实感。颜警官这种始终坚持不懈、与时间赛跑的工作精神,奔波几千里路,让我们抢抓了先机,分文不少连带利息,追回这一笔血汗钱。”

  送锦旗,在法院已经不是什么新鲜事儿,但是细听锦旗背后的故事,却总是让人心生无限感慨。世界很大,很可能在同一个城市,却找不到那个欠债不还的人;世界很小,即使相隔千里,也有办法让他履行法律义务。

  “我不远千里执行,你手捧锦旗相送。”这是最令人欢喜的结果,也是艰辛付出的回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