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是有分量的

为了照顾父母 他20多年来没睡过一个“囫囵觉”

2017-10-12 10:54栏目:淮安

为了照顾父母 他20多年来没睡过一个“囫囵觉”

  新华社10月12日讯 每天深夜,当人们早已熟睡时,徐广凤都要定时起身,给全身瘫痪的母亲换一下睡觉姿势。他每晚几乎都起来三四次。20多年来,为了照顾受重伤残疾的父亲和患有帕金森综合症的母亲,他放弃了原本在外地有大好前途的工作,毅然决然地回到了家乡陪在父母身边,如今52岁的他还日以继日地照顾瘫痪的母亲,从来不睡“囫囵觉”。

  ◎“你快乐我就幸福了”

  徐广凤一直是村里有名的好人,村里谁家有困难都会找他帮忙。“我邻居摔伤了要买一些贵重物品时,都会给我钱托我去集市买。”提起这事徐广凤不好意思地笑着说,“他说我比他儿子可靠多了。”盱眙县民政局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在县孝星评选会开始前,两个女工作人员布置会场舞台手忙脚乱,徐广凤看见了,特意过来给她们帮忙搬东西、拉横条,忙活了好一会儿。

  他的孝举在村里很有名,村民们都夸赞他,可是他总觉得自己做得还不够到位。“父母的养育之恩,我一辈子都报答不了。”

  这些年来随着年龄的增长和不间断地照顾母亲,徐广凤的身体也出现一些问题,例如腰间盘突出、颈椎病和糖尿病等。去年6月,徐广凤因腹部长瘤去医院开刀,可是因为心系家里的老母,手术刚结束他就不顾医生的劝阻想要回家伺候母亲。医院担心他的伤口未愈不让他出院,他坚持与医院签订协议,承诺产生一切后果自己负责,这才得以出院回家,回到母亲的身边。

  虽然徐广凤无怨无悔,但是他还是有一个遗憾。在他照顾母亲的这些年中,一直都没有机会成家。他的母亲是看在眼里疼在心上,多次劝徐广凤不要管她,早日成家。“我就算不娶,也要为您养老送终。”徐广凤对母亲说,“我服侍你,你别担心,你快乐我就幸福了。”

  ◎没睡过一个“囫囵觉”

  责任,说起来简单,可是做起来却困难重重。“这些年吃了很多常人吃不了的苦。”想起这二十几年来的不易,徐广凤自己感慨。

  受重伤残疾的父亲无法移动,生活起居都要靠徐广凤帮助,虽然徐广凤尽心尽力地照顾父亲,可是他的父亲最终还是在1996年去世了。随着父亲的离去,他母亲陷入了巨大的悲痛中,帕金森综合征的病情也快速恶化。

  每天早上起床,徐广凤都要先给母亲洗脸和擦拭身体,然后清理尿盆。做完早饭后,先一口一口地喂给母亲吃,等自己再吃时,往往饭菜已经凉了。

  平时母亲只能躺在床上或者坐在椅子上,看看电视成了她唯一的乐趣。徐广凤说母亲最喜欢看86版的《西游记》,看不懂时他还会把剧情解释给她听。母亲看《西游记》的理解与他的理解有时还不同,他们两人有时还要为了剧情好好讨论一番。

  “她瘫痪后全身基本都不能动,鼻涕流了都要我帮着擦。”徐广凤说,为了防止母亲长时间不动导致手腿浮肿,他基本每隔半个多小时就要给母亲活动一下身体,换一下姿势揉一揉身体。

  这些事儿其实都不算什么,最辛苦的其实就是,在夜里他要帮助母亲解大小便。徐广凤说,母亲小便需要人抱着,大便则需要他用手去抠,平均每天夜里他都要起床十几次,到了冬天就更频繁了。为了方便,他干脆就把床铺搬到母亲的床铺旁边,“从母亲瘫痪开始我从来没睡过一个完整的‘囫囵觉’。”徐广凤说。

  徐广凤为了照顾母亲,从不敢离开家太久,去哪儿都是一两个小时之内就回来,“如果一定要离开很久,我都是要雇人在家照顾母亲的”。

  ◎为父母放弃稳定工作

  “当我听到这个消息时,整个人都震惊了!”回忆起听见噩耗的那一刻,今年52岁的盱眙县旧铺镇人民村村民徐广凤似乎还没有从震惊中回过神来。

  1990年的那个夏天,徐广凤的父亲在村中扬谷子时,不幸卷入了吹风机,被吹风机的叶片打断了左手和左腿。“地上全是血,太惨了”,想起父亲遭遇不幸时的画面,徐广凤脸上的肌肉抽了一下,显得很心疼。

  当时的徐广凤已经靠着自己的努力奋斗,在无锡的一家工厂中当上了车间主任。请假回家正在帮忙做农活的他,马上与其他村民一起将受重伤的父亲送去医院。徐广凤说,当时在医院的手术室外,他流了很多眼泪,站都站不稳了。

  经过医院的抢救,徐广凤父亲的生命总算是保住了。但是他的父亲失去了左手左腿,生活没有自理能力,精神上也受了很大打击,每天都萎靡不振。徐广凤的母亲因为丈夫的悲剧而备受打击,导致身体越来越弱,不幸患上了帕金森综合征,自己照顾自己都很困难,更别提继续照顾丈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