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是有分量的

父女考上同一大学同一专业 女儿:他是最好的榜

2017-10-19 07:03栏目:社会

  一身休闲西服搭配花格衬衫,为彭相虎平添了几分年轻的气息。然而,在充斥着许多00后身影的校园里,他每次进出仍会遇到不熟悉的保安拦下盘问。

父女考上同一大学同一专业 女儿:他是最好的榜

  入学一个多月,彭相虎和女儿在交流上大学的感受。

  一个多月来,在河北环境工程学院的3059名新生中,51岁的他最受瞩目,既是农民工,也是大学生,刷新了建校以来全日制在校生的最大年龄纪录,同时他还是新生家长。

  19岁女儿彭宋华和他在同一大学同一院系就读。时常一起上课,32岁的“最萌年龄差”,让父女俩成为校园里的佳话。在女儿看来,“爸爸辞工求学圆梦,很酷,是最好的榜样!”

  “无法弥补的遗憾”

  金秋的秦皇岛,花木葱茏,天蓝水清,多了一份宁静与怡人。北戴河区金港大道8号,目前全国仅有的一所环境类本科院校——河北环境工程学院就坐落在这里。

  “30多年来,一直都在为生计奔波,过得不容易也不如意。”在河北环境工程学院校园里,51岁的彭相虎在言谈中显得十分拘谨和腼腆。他来自河北邢台沙河市西部浅山区,临近太行山,与秦皇岛相距700多公里,“如果不是上学,我可能一辈子不会来这儿”。

  彭相虎生于1966年,他的父母都是庄稼汉,上面有个姐姐和哥哥,他排行最小。1983年,他17岁,正值高二,因家庭困难等原因,他无奈选择了退学。

  当背起书本和铺盖离校的那一刻,他依依不舍,泪流满面。“从小学、初中到高中,我的学习成绩还是不错的,错过了大学,是我一生无法弥补的遗憾。”彭相虎说,也是那一年,他在家人的支持下参军入伍,在安徽某部服役3年,成为一名优秀的特种兵。

  退伍返乡后,彭相虎结婚,先后生育了3个孩子。从此以后,他的大学梦彻底搁浅,开始为生计奔波。他跟着父亲干了半年泥瓦活儿,但收入微薄。于是,他就在村镇钢铁厂、化工厂、玻璃厂等干活,还卖过蔬菜、粮食,贩过煤炭,工作换过几十种。

  “这么多年来,吃亏就吃亏在学历低没文化上。”彭相虎说,自己四处打零工,干的活儿杂,收入也不稳定,好的时候年收入六七万元,差的时候不到一万元。而且他的爱人也是初中没上几天,是个全职妈妈,全家的重担都在他的肩上,压得他有些喘不过气。

  现代版“孟母三迁”

  正是深知没文化的苦楚,他下决心培养3个孩子。“三字经里说‘昔孟母,择邻处’。”彭相虎说,自己也是如此,为了方便更好地教育子女,也曾多次搬家。

  “第一次,是把俩儿子从村小学送到了附近矿区子弟学校。”彭相虎说,在一般人看来,矿区子弟学校教育质量好些,虽然离家远接送麻烦,但他认为只要孩子学习上去了就值得。

  但这还不够,县城的教育质量又比矿区子弟学校更好一些。为此,在女儿彭宋华出生的那一年,他下定决心,用多年打工、省吃俭用下来的积蓄,在沙河市区买了一套房子。由此,他们一家全都住进了县城,“俩儿子也就转入了县城的中小学,心里也更踏实了。”

  可怜天下父母心。彭相虎说,自己有切身的体会,和当地几乎所有的家长一样,他深深相信这句话,“不要让孩子输在起跑线上”,挤破头了想把孩子往名校送往重点班里塞。六七年后,他前往江苏南通打工,经过一番打听后不惜成本,把3个子女送到了那里读书。

  “我在南方念了4年小学,而大哥、二哥在那儿上初中、高中,那可是江苏省很有名气的启东中学。”彭宋华说,后来他们又搬回了沙河市,父母扮演了“你是风儿我是沙”角色,学校在哪里家就安在哪里,“为何自己房子不住而去租房呢?爸妈还是为了我们的学业。”

  彭相虎的大儿子彭跃华说,他从上小学、初中到高中的10多年里,跟着父母搬了多次家,他也换了多所学校。虽然已是以前的事儿了,但回忆起多年的“乔迁生活”,他唏嘘不已。如今,他已参加工作,对于这一现代版的“孟母三迁”,既让他感动,更让他感慨。

  辞工重拾书本的决心

  “我是个地道的农民工,把仨孩子拉扯大,负担重,真是挺辛苦的。”彭相虎说,他经常把自己的亲身经历给孩子们讲述,让他们自己去体会知识和学历对自身的重要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