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是有分量的

42%受访大学生关注“网红” 不必谈“网红”色变

2017-08-14 09:53栏目:社会

  原标题:中国高校传媒联盟一项调查显示,42%的受访大学生关注“网红”—— 大学生不必谈“网红”色变

   8月3日,中国高校传媒联盟官方微信公众号推送的原创文章《我不能喜欢一个“网红”吗》引发网友关注。文章作者、中国传媒大学2015级本科生任雨萱在文中表示,在很多人眼中,追随明星可以接受,喜欢“网红”就成了令人难以启齿的事情。“真实,善良,有才华,拥有向上的正能量……这些优秀的品质,难道只能存在于明星,不能存在于草根‘网红’身上?”她反问。

   文章发出后的第二天,随着众多有影响力的微信公号转载、网友跟帖评论,微博话题“我喜欢一个‘网红’有错吗”登上热搜榜第一位,阅读量超过1500万。

   中国高校传媒联盟面向全国1847位大学生用户发起调查,其中42%的受访大学生表示“关注过不同类型的‘网红’”,47%的受访大学生表示“对‘网红’群体不感冒”,“对‘网红’有一定反感情绪”的受访大学生占10%。

   “能带来欢乐积极向上态度的人都应该受到尊重,不能因为‘网红’两个字就打上一些莫名其妙的标签。”有网友在评论中写道。

  关注文学、音乐、美妆、游戏等多个领域的“网红”

   浙江理工大学新闻传播学专业的吴应倩从高中时便关注微博红人苑子豪和苑子文兄弟。在吴应倩高三那年,她买了“文豪兄弟”的第一本书《愿我的世界总有你的二分之一》。彼时,她正经历语文成绩的“低谷”,当读到书中弟弟苑子文在高中遭遇瓶颈仍然没有放弃的时候,吴应倩被打动了。她把“文豪兄弟”当做榜样鼓励自己,她坚信自己同样可以克服困难。

   作为在微博上坐拥百万粉丝的苑子豪和苑子文毕业于北京大学,两兄弟凭借着2013年出版两人成长励志小说《愿我的世界总有你的二分之一》而走红。现在兄弟俩的每条微博,几乎都有上万个“赞”。更有人称他们是“两个青春飞扬的小明星。”

   吴应倩关注着“文豪兄弟”公开的动态,对他们的品牌代言和相关活动也如数家珍。甚至在她的英语作文和平时的写作课作业上,“文豪”兄弟的影子无处不在。她表示更多关注到兄弟俩的人喜欢更多的是他们的作品和他们优良的品质而不只是帅气的外貌。

   提到“网红”写手Priest,安徽师范大学大三女生杨茜渝打开了话匣子。相比于大多数同龄人对明星高颜值的追捧,20岁的杨茜渝坦言自己不属于“外貌协会”。在她看来,颜值是“网红”涨人气的重量级砝码,但如果缺乏内涵和修养,“再美的脸蛋也红不了多久”。

   杨茜渝口中的Priest毕业于上海交通大学,是一名网络小说写手,被公认为“高学历网红”。公开的数据显示,Priest的小说收藏量突破15万。和众多人气作家类似,每当Priest更新章节,总能引起粉丝们的积极回复。

   杨茜渝高二时偶然接触到Priest的作品,她把Priest视为自己的“女神”。她觉得,虽然网络写手只是Priest的副职,但是从作品的字里行间能够看出,Priest在每部作品中都展示了不俗的实力。

   受偶像的影响,大学选择了中文系的杨茜渝如今也走上了写手的路。今年1月以来,杨茜渝忙着更新自己的作品,虽然到目前只收获了10位读者收藏、3朵鲜花,她仍觉得即便只得到一位读者的认可,自己也有莫大的满足。

   日常喜欢化妆和拍照的大学生白彦心,在微博上关注了“时尚博主”,“美妆博主”等“网红”接近500位。她关注“网红”们的日常生活,穿搭推荐,也会阅读不同美妆博主的推荐微博,帮助自己在购物挑选时“不失手”。

  “‘网红’是离我们很近的普通人”

   “我觉得‘网红’就是一群在某些方面比我们强的人,他们不像明星或者其他名人那样高高在上,我们普通人也可以接触到。”叶予提到了自己和“网红”的一段经历。

   有次,叶予想找一首曲子,但因为版权问题,该曲尚未在网上公开。后来,“网红”迪迪帮助了他。迪迪是位音乐制作人,经常给歌手们谱曲。在一个直播平台上,他有近10万的粉丝。

   去年8月,叶予来到北京参加演唱会,和迪迪在线下见了一次面。“我们聊了很多关于音乐和人生的话题。”叶予回忆,那段时期自己一直在纠结要不要正式往音乐方面发展,迪迪坚定了自己的信心,“迪迪告诉我,做音乐关键是要有心,音乐圈里有不少人都是半路出家的,有些甚至没有经过科班训练,但都成了很好的制作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