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是有分量的

女法医孙莉媛:让尸体“说话” 还事实真相

2017-08-09 17:40栏目:社会

   孙莉媛:让尸体“说话”的女法医。视频剪辑:杨茜

观察颅骨形态特征。本人供图

   一袭乌黑亮丽的长发,一双灵动清澈的双眸,一腔轻声细语的温柔……生活中的她文艺清新,温柔端庄。

   一身庄重帅气的警服,一把尖锐锋利的解剖刀,一双探寻线索的娴熟手……工作中的她沉着冷静,心思缜密。

   她叫孙莉媛,是安徽省滁州市公安局刑侦支队五大队民警、法医。用解剖刀让尸体“说话”,解开“死亡密码”是她身为一名法医的主要工作

  有理想

  冲破阻碍 做个很酷的人

   “我的舅舅是名警察,小时候觉得舅舅穿警服的样子特别帅,所以十分向往这份职业。”孙莉媛从小就是一个特别的女孩,不爱偶像剧中小鲜肉,钟爱血气方刚男子汉,从小,当警察、穿警服、抓坏人的梦想种子悄悄在她的心中扎根、发芽。

孙莉媛是个乐观开朗、热爱生活的人。本人供图

   为什么想当法医?孙莉媛告诉记者,这源于一部电视剧——《鉴证实录》,剧中女主角聂宝言是一名女法医,她嫉恶如仇、自信果断、极富正义感的品质和专业素养让孙莉媛心生敬佩。

   也正是因为这部电视剧,孙莉媛才了解到,原来警察不仅仅是抓犯人,法医也是警察,“当时觉得如果能成为像聂宝言一样的女法医,那应该是一件很酷的事。”孙莉媛笑着说。

   2004年,拿到皖南医学院法医专业录取通知书的那一刻,孙莉媛兴奋无比,因为她离梦想又近了一步。

   不过,在选择法医专业时,孙莉媛不可避免地遇到了父母的反对,“父母觉得法医专业太吓人,希望我考师范专业,将来当个老师,工作稳定,假期还多。”在孙莉媛的极力劝说下,父母还是选择尊重她的选择。

   解剖,是孙莉媛此前对法医的全部印象,然而,真正进行专业学习后她才发现,法医专业又划分了很多小专业,临床、病理等都包括在内,“我们需要学习大量的临床医学知识,把专业基本功打扎实,进而通过尸检发现案件相关线索。”

   大二那年,有一天上午,孙莉媛突然接到下午要上局解课的通知,得知这一消息的她十分紧张,中午饭也吃不下,觉也睡不着,“大一时只见过尸体标本,第一次解剖死尸,紧张地不知该干什么。”孙莉媛回忆道,当时她负责上臂解剖以了解人体上臂的基本构造。

   一回生二回熟,从那之后,孙莉媛对解剖尸体便没有那么多的恐惧和焦虑。

  有魄力

  让“尸体”说话 解“死亡密码”

   2009年,孙莉媛成为安徽省滁州市看守所的一位人民警察,编号050304,从穿上警服的那一刻,这便是她新的姓名。

孙莉媛(右一)对尸体进行解剖检验。本人供图

   经过一年多的见习,2011年1月,孙莉媛转至滁州市公安司法鉴定中心,成为一名真正的法医,当梦想照进现实,唯有更加努力才能不负使命。

   孙莉媛接手的第一个命案,是在2011年2月,一男子遇害后被抛尸荒野。

   怀着忐忑的心情,孙莉媛一行来到了一座荒山,现场,她看到了十分残忍的一幕:男尸被塑料袋包裹,头部被透明胶带裹住……

   “当时风很大天很冷,眼前的一幕特别吓人,我的身体在不停地发抖。”孙莉媛坦言,尽管解剖过尸体,但是第一次遇到凶杀案,经验缺乏的她内心十分紧张,她有点不知所措。尽管如此,她还是克服了心理障碍,全身心投入到现场勘查中。

   哪里有命案,哪里就有法医。为了方便工作,孙莉媛把家搬到了离单位不到两分钟路程的小区,将生活和工作完全融为一体,“这样方便在第一时间到单位准备手套、脚套、口罩、针管等器材,才能更快地赶到现场勘查。”孙莉媛说。

   有一年冬天,晚上十点左右,正准备休息的孙莉媛收到了局里的紧急通知,有一起妇人被杀案需要她立刻赶往现场。

   毫不犹豫地,孙莉媛披上衣服就赶往局里,由于路途遥远,到达案发现场时已是凌晨。

   妇人横躺在村子路边,颈部有多处伤口,现场初步检验发现伤口由锐器造成,但凶器究竟是什么,还有待证实。

   “那是一个旷野,路边没有摄像头,路面四通八达,现场血迹断掉,没办法判断嫌疑犯往哪个方向逃走。”凛冽的寒风吹在脸上,像是被刀划过,孙莉媛和队友举着手电筒连夜沿路寻找可疑痕迹,试图解开“死亡密码”。

   “我们最终在一池塘边发现了有方向的血迹,并于池塘内找到凶器。后经解剖检验,发现死者颈部有砍痕,确定该凶器特征与伤口相吻合,证实死者由该锐器砍伤。”孙莉媛说。

  有温度

  敬畏生命之重 维护死者权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