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是有分量的

温州一女子以骗为生:自称麻醉科医生,表演到

2017-07-13 11:40栏目:社会

  原标题:她是医生,丈夫从未怀疑

小芳家人暗中调查,发现夏蓉根本不是温州医科大学附属第二医院的医生。 检察日报 图

  浙江温州的无业妇女夏蓉,摇身一变成了温州医科大学附属第二医院(以下简称“附二医)麻醉科医生,四个微信号各种演技精彩上演,骗取多名被害人钱财。被骗者上当人中有“驴友”,有亲友,甚至连家人和情人都被她蒙在鼓里。但是纸终究包不住火,夏蓉因涉嫌诈骗罪,于6月16日被温州市瓯海区检察院批捕。

  伪装精英人士

  今年31岁的夏蓉,是温州市鹿城区人。年纪轻轻,已是三个孩子的母亲,最大的孩子已经9岁,是跟前夫所生。案发前,夏蓉自称系附二医麻醉科医生。她也是全家人的骄傲,婆婆更是逢人便夸自己的儿媳妇。在婆家亲戚眼中,夏蓉是高学历、高收入的精英人士,无所不能。

  2014年,夏蓉老公的表弟媳小芳(化名)正在找工作。夏蓉得知后,主动找到小芳,称可以帮她谋得一份附二医的正式工作,但需要15万元的费用。小芳当时是拒绝的,但经不住婆家人的软磨硬泡,最后同意了。她再次找到夏蓉时,夏蓉说:“你之前推掉过一次,为了表示诚意,再加2万元。”求职心切的小芳家人当即同意了,并将17万元交给夏蓉。夏蓉承诺说当年七八月份入职,但却一直以各种理由拖延入职时间。

  直到2016年年初,小芳怀孕了,暂时无法入职,夏蓉借口说小芳把事情搞砸了,需要找关系把职位先保留下来。这次小芳老公给了夏蓉7万元,工作算是“保住”了。

  小芳家人原本以为花了这么多钱总算可以松口气了,但接下来的事情却让她烦不胜烦。夏蓉微信上给她推送了一张名片,说是麻醉科的主任,让小芳加起来先熟悉一下。

  之后,夏蓉便以过年红包、过生日、做课题、缴纳社保等各种名义,让小芳陆续转账给“麻醉科的主任”3万余元,但是入职的事情却是一拖再拖。2016年11月,夏蓉又以援藏为借口带着小芳去西藏,并让小芳以院办领导的身份出现,同行的还有两位男士,夏蓉说是负责后勤工作的,但到了西藏一行人却基本以玩为主。

  小芳当时就觉得事有蹊跷,但也没多问。没过多久,“麻醉科的主任”又发微信说让小芳跟着去土耳其参加一个交流会,同行的依然是上次那几个人。小芳跟着去了土耳其,回来后发现事情不对,小芳家人暗中调查夏蓉,发现她根本不是附二医的医生。但是夏蓉始终没有承认自己不在医院上班,只是承诺会把钱还回来。后来,总算将20多万元退还给了小芳。

  40余万元打水漂

  相比之下,小钟就没这么幸运了。小钟和夏蓉是在一次旅游中认识的,算是“驴友”,后来私下里有过几次接触。夏蓉在言语中有意无意地透露,自己有能力帮忙在附二医安排工作。计算机专业出身的小钟当时正想找一份体面又稳定的工作,便将夏蓉的话记在了心上。

  2016年夏天,小钟主动找到夏蓉,希望她能够帮自己安排工作。夏蓉听完,当即表示能够弄到院聘编制,但是有一定难度,需要一些费用疏通关系,于是,小钟购置了5000元的加油卡交给夏蓉,让夏蓉帮忙疏通关系。

  到了10月份,夏蓉联系小钟,称附二医的信息部现在就要招技术人才,是正式编制,但是需要3万元的疏通费。小钟听说是正式编制,他自然心动,很快转给了夏蓉3万元。之后,夏蓉又以买编制考试试题为由让小钟转给她2.1万元。

  但是小钟并没有很快入职,而是跟着夏蓉一起去援藏,同行的除了夏蓉外,还有夏蓉的实习生小贤(化名),以及被夏蓉介绍为是“医院领导”的小芳。出发前,夏蓉再三叮嘱小钟,如果同行的人问他的身份,一定要说自己是附二医信息工程处的技术人员。

  小钟回忆说,那次,他们实际只是去西藏游玩了几天,并没有实质性的医疗活动。直到2016年12月底,小钟依然在等待入职。他多次询问夏蓉,答复是近期将组织前往德国、日本等地进行培训,但需要缴纳出境押金,于是小钟将35万元押金打入了一个私人账号,之后夏蓉将一张盖有附二医公章的汇款凭证给了他。

  2017年1月,小钟跟着夏蓉等人一起多次出国,但除了参观当地景点,每次所谓的医务活动都没有如期开展。

  不知不觉,小钟为了工作已经先后给了夏蓉40余万元,但是却连附二医的院门都没有进去过。这期间,小钟多次联系夏蓉问工作的事,夏蓉以各种借口搪塞,每次都称即将入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