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是有分量的

高温下幕后英雄:防汛员顶太阳巡堤 上水工每天

2017-07-13 10:24栏目:社会

   一年中最热的“三伏天”来了!12日“高烧入伏”,南北方开始进入“烧烤模式”。在这样炎热的天气里,依旧有一些辛勤工作的人们,保障了高温下各项设施正常运转和你我顺利出行。让我们撷取一些这样的劳动片段,定格他们挥汗如雨的瞬间,记住这些高温背后的“幕后英雄”。

   12日上午,广州市发布黄色高温预警信号。中午,一阵阵热浪来袭,广州市沿江东路的海港城购物广场外零零散散地走过一些行人,广场靠近马路的绿化带边上,堆满了早上被行人骑过来的共享单车。

   今年27岁的广州小伙陈成是这片区域摩拜单车的“守护人”——既是管理人员,也是搬运人员。“我的工作就是根据调度信息,将堆积在一起的共享单车搬上小汽车,然后再送往更需要的区域。”从早上7时开始工作到中午,陈成已搬了50多辆共享单车,一件上衣干了又湿。

   平均一天要搬上百辆单车,整个广州就有1000多名像陈成这样的共享单车“守护人”,在烈日下为市民的出行提供便利。

   陈成健硕的双臂提起单车时,单车的警报系统开始响了起来。他腼腆地笑了起来,在强烈阳光的照射下眯着眼睛告诉记者,很多次热心市民都对着他喊:“有人偷单车啦!”每次他都耐心地告诉市民,自己是工作人员,是来调度单车的,“可见市民们还是很爱护共享单车这个新生事物的。”陈成一边取出包里随身带的毛巾,一边跟记者说。

   12日下午14时左右,阳光更加刺眼了。在陈成搬运单车期间,一名外卖小哥告诉陈成,在一辆单车上捡到一个包。陈成二话不说,拿起手机扫了一下二维码,把查到的信息发给后方的同事,“因为都是实名制注册使用,后方的工作人员很快便能查到上一个使用人是谁,他们会直接电话通知失主的。”说完,陈成将被遗失的包放进了调度车上,在找到失主后,他会第一时间将东西送给失主。

   随着“三伏天”到来,今年以来最强热浪开始席卷江西。从12日起,江西大部地区将连续7天以晴热高温天气为主,肩负防汛抗洪任务的人们变得更加辛苦。

   “看!那个戴着草帽在堤上除草的就是我们的老主任。”江西省共青城市泽泉乡涂山村的朱水桂,隔着老远就望见了正在巡堤的村委会主任李东方。

   见到记者,李东方缓缓地直起身子,把手上、裤腿上的泥巴和杂草拍了拍,走了过来。他黝黑的脸颊上滚着豆大汗珠,在烈日照射下闪着光。

   “和防汛打了20多年交道,这‘水深火热’早就习惯啦!”说起防汛抗洪的注意要领,59岁的李东方还唱起了小曲:“正竹竿、拉电线,夜间照明要确保;排涝装置要跟上,维护检修全天候;清理杂草不能忘,防漏防滑全靠它……”

   其实,乐观开朗的李东方正在经历病痛的折磨,去年被查出患直肠癌,到目前他已做了8次化疗。朱水桂说,村里人都劝老主任不要这么拼了,可他非要顶着大太阳出来巡堤,拦都拦不住。

   12日,正值暑运高峰。烈日炙烤下,火车站的钢轨常常被晒得像是冒出了油,刚刚抵达上海南站的一辆列车在停靠点掀起一股热浪。

   在站内,一支为列车供水的“上水队”正在忙碌。两名身穿黄色上衣的上水工正行走在轨道线路间,拖着十几斤重的橡胶水管为列车加水。列车运行和车上旅客盥洗都要用到大量清水,为列车加水的工作看似简单,但由于水箱分布在每一节车厢,列车的“修长身躯”和夏日的高温把这份工作变成与烈日的一场持久战。

   12日,上海发布了今年夏天首个“高温橙色预警”。从车头到车尾走一个来回20多分钟,单走路就不下一公里,上水工不一会儿就大汗淋漓。

   在上海南站,上水工班组里有27个人,6个人为一班,每个班上12小时,全天合计要为约80趟列车加水,平均每人每个班步行大约十二三公里。

   55岁的王建民是上水工里的一员,年龄比班组里大多数人都要大,也是一名老党员。“上水工虽然看不到旅客,但我们也是服务员,每天那么多车、那么多旅客平安出发,里面也有我们的功劳。”王建民说。

   (记者胡林果 贾远琨 高一伟 关桂峰)(光明网北京7月12日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