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是有分量的

检察“劳模”的“爱、恨、情、愁”

2017-07-12 13:04栏目:社会
TAG:

  事实上的检察官是什么样呢?其实,他们除了“高大上”的客观公正执法外,也拥有鲜明的“爱”、“恨”、“情”、“愁”。1980年出生于燕赵大地,供职于重庆市江北区人民检察院,获得“第四届全国检察机关侦查监督业务能手”、重庆市江北区“第四届劳动模范(先进工作者)”,正在西南政法大学攻读刑法学博士学位的王东海,便是这样的一名检察人。

  “爱”的深沉

  王东海,这个生于长于华北农村的汉子,言谈举止都透露出“燕赵义士”般的忠诚和厚道,身上也充满了河北棉农般的朴实。正是天生的质朴与后天的耳濡目染,造就了他对真善美的爱,对美好事物和真理的执著地追求。

  在江北区检察院实习的西南政法大学的学子基本都熟悉他,因为经常会在学校的图书馆、自习室看到他。这个大龄青年,经常泡在西南政法大学看书,撰写调研文章。当然,这不仅仅是源于他在此攻读博士的缘故,更多的是因为他对法学的热爱,对“法”所蕴含的公平正义的追求。

  2003年高考结束填报志愿时,他选择学校的第一标准是有没有法学专业,并且所填的专业基本上就法学这一个选项。在入学之后,面对“不知所云”的法理学,许多学生开始抱怨、抵触,然而他却利用一切时间反复研读。正是这样的坚守与勤奋,使得他在本科学习阶段打好了法学专业的基础,辛苦的打工生涯历练和学习钻研付出,也获得了相应的回报。国家奖学金、校级三好学生、优秀学生等荣誉也伴随而来。大学本科四年级的上半年,他决定考研,进行进一步的学习。“2006年暑假,发现所学知识太单薄,便决定考研。但正式准备,却是到了暑假开学之后。”他说,“说是开始准备,但是由于各种原因还是在国庆假期去打了七天工。”功夫不负有心人,2007年的春暖花开,参加了西北政法大学刑法学专业的复试后,他觉得被录取应该没有问题。事后,他在古都西安度过了硕士研究生的三年时光。

  依照的当初的设想,是在硕士研究生毕业后考取博士。但是,天有不测风云,2009年的初春,传来了父亲生病的噩耗,多次奔波于学校和家乡,陪伴了父亲在省会医院度过2个月后,父亲依然离开了人间,这也打破了他直接考博的梦想。工作、减轻年迈母亲负担,成了他的当务之急。终于,他于2010年考取了重庆市江北区人民检察院的检察官,开始了工作生涯。

  主城核心区检察院,案多人少,加班,成为常态。“办案子也是学习,而且是将所学的理论知识化为流淌的河水。”“但是,进一步对法学理论进行深造始终是未竟的梦想。”于是,他在高质量办理审核1100余件案件、公开发表了40余篇40多万字的文章的同时,利用周末和节假日浸泡在西南政法大学之中。经过累积和沉淀,于2016年3月参加西政刑法学专业博士研究生入学考试,并在山花烂漫的季节收到了录取通知书。他说:“最初的梦想是上了初中之后就不再读书,真的没有想到读到了而立之年还在读。”

  从高考非法学志愿不填,到西北政法大学刑法学硕士,再到西南政法大学刑法专业博士研究生,鲜明的勾画了他对法学专业的热爱,对法所内含的公平正义的追求。可以说,对法学专业,他爱的专一、爱的深沉。

  “恨”的理性

  爱憎分明的人,爱的深沉同时也“恨”的分明。“检察官的天职是客观公正执法,依法履行法律赋予的职权。”他说,“法是惩恶扬善的正义的化身。作为执法者,要恨的理性。”执法司法之人,需要依据正义的法律客观公正的解决争端。对于刑事法律来说,更是要通过法律的适用,来惩恶扬善,使法的公平正义体现在现实的生活中。

  检察官,具有客观义务,惩恶扬善无疑成为自身的职责。这个生长于“多义士”之地的北方汉子,更是将“恨”诠释的鲜明。

  从事检察工作以来,已经办理审核了1100余件案子,将宽严相济落实到每一个案子当中。

  那是一个炎热的夏天,午后炙热的阳光透过走廊和窗子上的玻璃照进了讯问室,虽然讯问室里有空调,但是也挡不住火炉重庆夏日42度的热浪。讯问室里,一名检察人员正在厉声呵斥对面的犯罪嫌疑人,另一名检察人员则在飞速的记录。原来,这是一起一名50多岁的犯罪嫌疑人多次性侵一名刚满12周岁的幼女,并致女孩怀孕的恶性案件。而犯罪嫌疑人在公安机关的讯问笔录中一直坚称自己认为这名女孩已满14周岁,态度恶劣,毫无悔改之意。义正言辞的呵斥、连珠炮似的发问、一环扣一环的进攻,加上适当的法律教育,最终使的对面50多岁的犯罪嫌疑人低下了头,承认了其知道这名女孩的年龄和其12岁的孙子年龄相仿,应该在11-13岁之间的事实。